堡子里剧社:让曲艺在家乡的文艺舞台上绽放

  记者 郝莹玉 通讯员 塞北风

堡子里剧社:让曲艺在家乡的文艺舞台上绽放

堡子里剧社:让曲艺在家乡的文艺舞台上绽放

堡子里剧社:让曲艺在家乡的文艺舞台上绽放

  传承老曲艺,绽放新国粹。

  2018年7月12日,堡子里剧社成立。这是我市第一家曲艺小剧场,堡子里剧社旨在继承和弘扬我市历史上的曲艺优势,在新时期继承和发扬相声前辈常宝堃“爱党爱国爱人民”的小蘑菇精神,凝聚和培养张垣曲艺人才,打造张家口独一无二的曲艺圣地,为市民提供一个积极健康的文化消费市场。

  剧社的诞生标志着张家口文艺与市场接轨迈出了可贵的第一步。这不仅仅是搭建了一个文化平台和文化消费场所,它还将进一步强化堡子里的文化氛围,为我市的文化旅游资源集聚厚度。张垣曲艺大舞台

  “男女: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男:朋友们!今天咱们说的可不是林海雪原,咱们说的是塞罕坝!”

  “女:对!塞罕坝是全亚洲最大的人造林,是一块镶嵌在祖国大地上美丽的绿宝石!这塞罕坝,山峦叠翠,大树参天接星斗……”

  在堡子里剧社演出中,张家口市戏曲艺术研究院青年演员王增全、胡雪口书《守望》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

  堡子里剧社由原市曲协主席、曲艺作家、相声演员朱凤翔倡导发起,张家口慈善义工联合会文化发展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景,文物保护义工队书记李志伟共同创办。成立9个月以来,剧场演出40余场,约2700人现场观看。加上节假日、曲艺进校园等演出活动,共计受众达万余人。剧社除了相声之外,还融入东口数子、口书、二人台、戳古董、口技、魔术等艺术,其中最出彩、最接地气的是张家口的方言曲艺。

  “这些年来,张家口曲艺虽然在全国曲艺界很有影响,但在张家口本地却没有展示的机会,作品在外面连年获奖,在我市却找不到一个演出的平台,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好在我有幸遇到了苏景和李志伟两位有想法、想做事的年轻人,我们一拍即合,立马碰撞出了火花,剧社就建起来了。”谈到创建堡子里剧社的初衷时,朱凤翔感慨地说,创建堡子里剧社,就是要让咱们的曲艺能在张家口文艺舞台上绽放。

堡子里剧社:让曲艺在家乡的文艺舞台上绽放

堡子里剧社:让曲艺在家乡的文艺舞台上绽放

  堡子里剧社由中国曲协主席姜昆亲笔题写门匾。剧社内大厅摆满了茶桌茶椅,台口两侧一幅“相声可乐笑破皮囊别怨我,剧场开心调匀五脏再回家”的凹刻楹联,展示出这里是一个舒适的相声园子,是一个专业级别的曲艺消费场所。

  堡子里剧社的诞生,为堡子里这座古城平添了一处“活”的气息。每周日的晚上,文昌阁的北门处灯火辉煌,剧社门头上“堡子里剧社”的匾额愈发熠熠生辉。剧社内部装修说不上豪华,但却很温馨。墙上有《中国相声百年发展》《相声名家常连安祖孙四代》《清末民初的张家口曲艺市场》《新人辈出的张家口曲艺》四块宣传栏昭示着张家口曲艺的厚重和辉煌。大厅内共有12张桌子,容纳70人。观众嗑着瓜子,喝着茶水,积极健康的相声表演把一个个出其不意的包袱抖响后,总会让观众们忍俊不禁,开怀尽兴。

  剧社演出的相声既有传统相声又有原创相声,仇云剑、李燕飞表演的基本都是传统相声,学员也是先学演传统相声,而朱凤翔,成杨、刘银龙、安宁、王增全,胡雪都是以原创新作品为主。朱凤翔的方言相声和东口数子、王增全、胡雪的口书是一大特点,具有张家口地方个性,深受欢迎和好评。现任曲协主席成杨是全国的原创高手,他表演的相声《爸爸的烦恼》《焦虑的爱》《结婚那些年》等大都反映了现实生活,有较深的社会内涵。

  百年笑声百年艺

  张家口的曲艺市场早在清末民初就已经形成了规模。随着张库大道的兴盛和京张铁路的通车,张家口经济贸易的繁荣带动了曲艺市场的发展,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曲艺艺人争相涌入。

  1920年以后,桥东北市场(通桥以北至人民电影院一带)已形成规模,一些鼓曲艺人、相声艺人、杂耍艺人纷纷云集到此,有些艺人开始走进茶社。到1924年,这一带文化市场空前活跃,茶社也增加了许多。大批鼓曲艺人、说书艺人、相声艺人,以及打把式卖艺的蜂拥而上,形成了一个“杂八地”,当时张家口最火的相声艺人就是常连安和常宝堃父子。

上一条笑话

← → 方向键也可以换笑话哦,发表于:2018-03-30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