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博士的脑洞|中国保姆的故事 全球关注的金融文盲

  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夏季达沃斯)新领军者年会在中国大连举行。今年的感受是,世界经济走到了转角处。

  一方面,对全球经济的未来表现,各界人士普遍抱有矛盾心理与焦虑情绪。从横向看,无论是来自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代表,都对自身深层次结构性问题、政策摇摆以及转型期间外部压力与自身矛盾的冲突存在焦虑,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利益平衡和未来关系也让人们忧心忡忡。另一方面,对全球经济的未来,大家都看好科技带来的改变和帮助。从各个国家和各个行业、领域的讨论看来,认为技术已经改变我们的生活、并将继续更深入的改变我们的社会是共识。当然,新技术能以怎样的方式帮助全球经济,同时又会带来哪些挑战,仍然有很多值得讨论的空间。

  可以说,所谓“拐点”,可能既是空间上的,也是时间上的。

  从金融方面看,科技的助力和影响也非常明显,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思考变得越来越深入和全面。

  我所在的GFC全球未来理事会金融组对全球发起了一个“金融素质创新挑战”Financial Literacy Innovation Challenge,并且在年会上公布了结果。这是一个比较新的尝试。过去,GFC所做的研究多数都聚焦于Financial inclusion,有些人将之翻译成为金融普惠,我更愿意将之称为金融包容性。当然,两者紧密相关。

  Financial inclusion和Financial literacy,保姆的故事

  Financial Literacy金融素质是什么?为什么它现在这么受关注?科技如何影响金融素质和金融包容性?全球都关心的问题,而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从一个很微小的例子出发,或可以说明这个不容易说清的问题。

  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在北京工作的保姆,老家是西南某省较偏远地区的乡下,她曾经告诉我,十几二十年前,她就在北京“打工”做保姆。那个时候,一般来说,大家一年到头只回一次家,自然是春节。而这一年一次的回乡,一定包含一个很重要的项目——把一年的收入(剩余)带回家。问题的在于,这个“带”,是真“带”,也就是说,都是揣着现金走的。

  有的时候,有几万甚至更多些的现金需要携带,而回程通常是乘坐普通列车的漫漫长途。可想而知,极其之不方便又不安全。

  但这种做法非常普遍。事实上,这位保姆对我讲述的时候也是以一种“自夸”的方式,表明自己勇敢又机灵。

  有人对此的解释是,中国人喜欢现金,这是一种文化、传统、习惯等。

  然而恐怕并非如此。

  我们会发现,从三个层次看这个问题,能够找出原因。首先,好不容易挣了钱,日常花销后,钱怎么办?其实是个“投资”的问题。由于投资观念没有建立,投资渠道也不畅通,我们能够看到,当时他们几乎都把钱投向了一种资产,就是在老家盖房子。尽管大多数出来打工的人已经不怎么回去住。其次,那时候在乡下,能够用的只有现金,有卡也没法用。就算是小一些的城市,无现金支付也不是很容易。最后,银行布点较少,取现一次得跑很远很远。

  中国的金融故事

  要问为什么?看看硬件条件就清楚了。

  往十年前看,截至2008年底,银行卡跨行支付系统联网商户118.17万户、联网POS机具184.51万台、ATM 16.75万台,这个数字,已经较2007年底分别增加44.25万户、66.39万台和 3.99万台。

  再往前看,银联是2002年成立的,其提供线下跨行清算服务,才开始解决了当时银行卡线下跨行刷卡消费的困境。可以说,2008年以前的金融服务数量和条件,肯定更不足一些。

  这么一看,就很明了。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导致金融服务的包容性较弱,惠及的人群规模小,自然也导致人的金融素养不足。所谓总是携带现金、投资单一等“文化”,其实是这么来的。

上一条笑话

← → 方向键也可以换笑话哦,发表于:2018-03-30 21:10